罗聘
【罗聘】(1733~1799)清代画家。字遯夫,号两峰。祖籍安徽歙县,其先辈迁居扬州。“扬州八怪”中最年轻者。24岁时,拜金农为师,学诗习画,30岁时在扬州画界崭露头角。清乾隆三十六年(1771),罗聘携画至京师拜谒名流,所作8幅《鬼趣图》最受注意。次年南归,在天津因大雪受阻,整理金农诗作,并作后记。三十八年(1773)路经泰安,与几位好友相遇,滞留数月,于次年返里。42~46岁间,曾游历鲁、晋、豫、鄂等地。47岁时,第二次赴京。其间,他曾画蜈蚣、观音、杜甫与韩愈像,又作过指画。在外漫游近10年,后因囊中羞涩而返里。返里后,仍以卖书画为生。乾隆四十九年(1784),应地方之请为重宁寺作大幅壁画,画中仙佛人物惟妙惟肖,传为名胜,今已不存。乾隆五十五年(1790),罗聘携幼子允缵三上京师。其书画不仅达官贵人求购,在京朝鲜人亦以重金收买。其时收入颇丰,但因豪爽挥霍,8年后还需别人资助路费,才得以返回故里。返乡之后,作《梅花记岁图》。嘉庆四年(1799)逝世。

罗聘:(1733--1799),字遁夫,号两峰、花之寺僧,祖籍安徽歙县 ,寓居扬州,曾住在彩衣街弥陀巷内,自称住处为〖朱草诗林〗。是金 农入室弟子。一生未做官,好游历。工人物、佛像、山水、花果、梅竹 ,既继承师法,又不拘泥于师法,笔调奇特,自创风格。作品面目有多 种,尤以画鬼著名。《鬼趣图卷》是他的存世名作,画家以夸张手法描 绘出一幅幅奇异怪谲的鬼怪世界,借以讽喻社会现实,堪称古代杰出的 漫画。袁枚姚鼐、钱大昕、翁方纲均为之题咏。兼能诗,有《香叶草 堂集》。妻方婉仪,子允绍、允缵皆善画梅,有〖罗家梅派〗之称。

【罗聘】(17331799)清代画家。字遯夫,号两峰。祖籍安徽歙县,其先辈迁居扬州。扬州八怪中最年轻者。24岁时,拜金农为师,学诗习画,30岁时在扬州画界崭露头角。清乾隆三十六年(1771),罗聘携画至京师拜谒名流,所作8幅《鬼趣图》最受注意。次年南归,在天津因大雪受阻,整理金农诗作,并作后记。三十八年(1773)路经泰安,与几位好友相遇,滞留数月,于次年返里。4246岁间,曾游历鲁、晋、豫、鄂等地。47岁时,第二次赴京。其间,他曾画蜈蚣、观音、杜甫韩愈像,又作过指画。在外漫游近10年,后因囊中羞涩而返里。返里后,仍以卖书画为生。乾隆四十九年(1784),应地方之请为重宁寺作大幅壁画,画中仙佛人物惟妙惟肖,传为名胜,今已不存。乾隆五十五年(1790),罗聘携幼子允缵三上京师。其书画不仅达官贵人求购,在京朝鲜人亦以重金收买。其时收入颇丰,但因豪爽挥霍,8年后还需别人资助路费,才得以返回故里。返乡之后,作《梅花记岁图》。嘉庆四年(1799)逝世。

人物轶事

生活贫困潦倒

当时,罗聘正身居古庙,身无分文,欲回不能。百般无奈时,他亲手抄录了妻子写的一首诗,然后送给一名当朝显贵,希望能博得他的一点施舍,但事与愿违,他无法弄到回家的路费。 又挨了几个月,罗聘终于凄凉地回到扬州。

这一场人间冷暖的切身体会,使得罗聘对他的《鬼趣图》主题认识更深刻了。他也从此不再画鬼,而改画佛了。 10年后,年近花甲的罗聘三上京城。这时,他已是画界知名的大师了。他刚刚住定,一些风雅的士大夫便登门不歇,求索画作,甚至一些在京的朝鲜人也携重金来买他的画。收入多了,他的豪兴也随之而生,游名胜,买古董,挥金如土。8年后,他带着小儿子准备回乡时,居然又没了路费!有人知道他要回乡,便上门来讨债,原来,他不仅把卖画挣来的大把钞票给花了,还欠了一些债务。没办法,罗聘只好卖衣服,但衣服卖尽了,债务还偿不清!直到嘉庆三年(1798),扬州一位做盐运使的朋友闻讯,才资助罗聘的大儿子赶到京城,把父亲和弟弟接回扬州。

回到扬州的第二年,这位画名甚高而生活甚苦的画家与世长辞,享年67岁。

妻子方婉仪

传说方婉仪的父亲颇重视对女儿的教育,因此方婉仪13岁时就会写诗,而且诗风清丽、流畅。对书画,方婉仪也表现出良好的素质和天赋。她曾跟着父亲和姑母学画,在扬州小有名气,被当地人称为小才女

研究扬州八怪的人,有的提出方婉仪是出生于1732——这实际上是说方婉仪比罗聘大1岁;但有文献证实,方婉仪病逝于1779年,而且去世时是44岁,由此我们知道方婉仪应该是1735年出生的。方婉仪出生于夏天,她曾写有一首生日诗,曰:平簟疏帘小阁晴,朝来池畔最关情。清清不染淤泥水,我与荷花 她的这一句我与荷花同日生”,最为人玩味。方婉仪和罗聘育有3个子女,都学书画,而且尤以画梅花见长,因此后人有称其为罗家梅派。像这样的家庭,古代不多,现在也很少见。

方婉仪在扬州拒绝卖画,彰显出其独特的人品,罗聘夫妇也由此受到扬州人推崇。

 

《鬼趣图》之一
罗聘极重恩情
传说当年,一位老者在街上卖灯笼
罗聘全都买了下来
并且把有画作的灯笼纸揭下,小心藏好
这些被老者看见了,他是金农,灯笼纸上是他的画作
罗聘一直想拜金农为师,苦于没钱买礼
如此巧合,金农将罗聘收为了弟子
罗聘好学,其画艺很快有所成就
当时金农画名很盛,接了太多画忙不过来
就让罗聘负责画一些,署金农之名
可见罗聘当时的画艺深得金农的认可
后来金农患病,罗聘一直服伺左右
金农逝世后,罗聘尽其所能料理丧事
还搜罗遗稿,出资刻版,使金农的著作得以传于后世
对恩师尽心尽力,若非重情之人怎能如此